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
来源: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稿时间:2020-04-06 05:20:51


现在,部分地区已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华盛顿州护士协会发言人露丝·舒伯特呼吁称:“我们正敦促(卫生部门)和州一级的紧急行动小组开始收集和报告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

据美联社5日报道,华盛顿州是美国本土率先暴发疫情的州,但卫生官员并未记录有多少医生和护士感染新冠病毒。纽约州已成为本次疫情的“震中”,感染人数超11万,但该州卫生部门发言人吉尔·蒙塔格同样表示,并未记录医护人员的感染数据。

该公司首席执行长罗曼(Mike Roman)在接受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指责该公司没有尽一切努力最大限度地在美国提供防护口罩,这种想法大错特错。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莫里,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ICU床位,以及呼吸机的数量,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

这些数据可以帮助挽救医护人员的生命。

但该公司表示,不会遵守特朗普政府要求停止出口部分美国产口罩销往加拿大和拉丁美洲的命令。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2日援引《国防生产法》,迫使3M公司根据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的决定,按需生产N95口罩。

这一数字的缺乏,将会造成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医护人员的个人安全。来自西雅图的麻醉专家格雷特·波蒂厄斯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

莫里表示,他还需要将多少医护人员照顾病人的问题纳入模型之中,但由于无法获得感染医护人员的数量,他无法做出决定,因此他希望这一情况能够做出改变。“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我会把这些数据,加到我们要求政府提供的其他数据之中。”

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疗中心的安吉拉·加德纳教授同样表示,掌握医护人员受感染的数字,有助于医院制定规划。若有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那么医院需要一定的参数,来决定这些医护人员应该休息多久。

例如,在2003至2004年的“SARS”疫情时,统计相关数据降低了医护人员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