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湖北医务人员将分批撤离
来源:援助湖北医务人员将分批撤离发稿时间:2020-04-01 17:59:12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托马斯·弗里登(Thomas Frieden)表示,美国直到“为时已晚”才进行严格的筛查,这暴露出整个政府的失败。

因此,如果你在距离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1米以内的地方吸入病毒,或者在洗手之前先接触受污染的表面,然后再碰触自己的眼睛、鼻子或嘴巴,都可能被感染。

美国疾控中心官网称,截至2月中旬,美国全国每天检测的样本约为100个。由于检测能力有限,美国疾控中心的检测标准一度非常有限:只有短期内到过中国或密切接触过感染患者的人才有资格检测。

而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失误另一重因素。

“检测至关重要,如果你看不到病毒,你就无法阻止它。”世界卫生组织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说道。

《纽约时报》对美国50多名现任和前任公共卫生官员、行政官员、资深科学家和公司高管进行了采访。他们表示,负责检测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威胁的3个政府机构,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都没能足够迅速地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即使科学家关注着中国的疫情肆虐并发出警报,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及时作出反应。

法国生物技术公司bioMérieux的检测系统BioFire在全美1700家医院应用,可以检测流感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能够在约45分钟内提供检测结果。然而,该公司在2月中旬与食品药品监管局讨论后,直至3月24日才获得了测试的紧急批准。

这一个月里美国到底发生了什么?缘何变成了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新“震中”?

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而言,在特定环境下和可以产生气溶胶的医疗操作过程中,病毒可能会通过空气传播(例如:气管插管、支气管镜检查、开放式吸痰、喷雾治疗、插管前手控通气、病人俯卧位、呼吸机脱机、非侵入式正压通气、气管造口术和心肺复苏)。在对中国75465例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的分析中,并未报告通过空气传播的案例。美国民众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事实——30天内,全美的确诊病例数从仅有70例,飙升2000多倍至16万多例。

英国《卫报》同日一篇报道指出,美国和韩国几乎同时在1月底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然而两国对疫情的反应几乎是“两极”,导致两国现在疫情形势大相径庭。